偶遇 Polaris Slingshot

前兩次都是在高速公路上看到這款車在旁邊線超車飛馳遠去,這次在加油站看到停著加油的Polaris Slingshot,不禁跑過去和車主聊了一下。一般路人對這車的反應是回頭率百分之百,不少還拿出手機照相錄像,因為這是一款前面兩輪後面一輪的兩座三輪跑車,配上炫酷的車殼,真讓人興起飛車的衝動。 上網查了查,這車自2014年就開始热賣,至今還沒生產超過十萬輛。車重790公斤,174匹的馬力,0-100kph是4.8秒,對比法拉利的F355:【V8車重1350公斤,380匹馬力,0-100kph是4.5秒】,相當夠力;而價錢只有兩到三萬美金,比高檔摩托車還要便宜。一般認為是它是介於摩托車和轎車的混種,儘管它是五檔手動,開動時要求戴頭盔。有趣的是美國各州還沒統一對它的歸類:大部分州要求普通轎車的駕駛執照,有六個州特別要求摩托車的駕駛執照。 好了,最後來說說它的缺點:說明書說要加最貴的油(93級),否則會傷引擎;後輪只有一個,負重就比前輪大,所以至今的幾個型號都是後輪直徑比前輪大,再加上車身既小又貼地,於是這款車和摩托車一樣,沒有配備備胎的標準(實在沒有地方放兩種備胎)。所以如果爆胎拋錨了,只能靠補胎打氣小工具,或者是找人拖車了!   後註:有人改裝,把後輪同等大小的兩個寬輪胎也安到前面去了,這樣外觀更威猛,抓力更強,以後也可以按時進行輪胎換位(tire rotation)了。但這會增加濕路打滑的機率,所以雨天不開車。可以參考一下這鏈接(英文)。

回港遊記

回到香港十天左右,與老朋友見了面。在港島老區重遊了當年生活和上學的路線後,我又被帶到將軍澳,看了那裡的商場、公共圖書館、香港單車館、海濱長廊等,晚上再吃頓長飯,聊了很多東西。 隔天與剛剛退休的舅父(上文裡提到過他)也聯絡上,我向舅父提出想在這一星期左右的時間裡看看香港的全貌。於是由舅父當導遊,帶我到處亂逛。走過元朗、天水圍、深水埗、塘坊村、流浮山、數碼港、屏山鄧氏宗祠、香港懲教博物館、維園、中央圖書館、天水圍圖書館、美荷樓、東涌、梅窩、昂坪(圖00a)、跑馬地(圖00b)、沙田馬場(圖00c)、沙田文化博物館、尖東(看隔岸夜景)、尖東藝術館、中環(圖00f)、世界最長扶手電梯(圖00e)、西貢;坐過的士、巴士、電車、地鐵、輕鐵、馬鐵、東鐵、和西鐵、和大嶼山渡輪,繞經肖箕灣、北角、銅鑼灣、香港仔、淺水灣、深水灣、赤柱、汀九、荃灣。順便也去了澳門一趟。   多日在外行走路上,有很多見聞可以分享: 1. 兌換港元:沒到港時就從朋友處得知在香港的銀行和兌換店換錢的區別,來到後先在機場的銀行兌換了兩百美元,再買了SIM卡用,到港島後第二天早早來到網上搜索到的最高兌換率口碑、位於中環的“百年兌換店”,以7.8兌換率換了一千八百美金;網上說“百年”總要排隊,於是我開門前半個多小時到,佔龍頭第一位;朕頓時龍心大悅,悠閒地站著翻看路上到手的兩份免費報紙等開門。兌換完搭電梯下樓來才發現不僅樓上在排隊,樓下電梯前也有人在列隊排這兌換店的隊,上下加起來共二十幾人在排隊,人還不斷在加入,太誇張了。後來當日在銅鑼灣灣仔路邊看沒人排隊的兌換店,兌換率僅僅是7.6而已,難怪!至於機場銀行就更別說了,說是沒手續費,但後來算下兌換率竟然是7.0那麼低。 2. 凹凸紋引路徑: 在深水埗,發現有“凹凸紋引路徑”方便盲人行走不出偏,在地鐵站內和馬路行人道上都有,但可惜在地鐵出到馬路的樓梯階梯間沒有,所以看到一個盲人在樓梯間緩慢地拄著盲人棍試探地珊珊而行。我的鞋踩上去這些路徑時,腳板的確感覺到凹凸不平,真有用。雖然網上還看到凹凸紋引路徑某些方面有缺陷被投訴,但畢竟這是一種善心的設施值得一贊。 3. […]

帶長者去遊車河

母親不良於行後,一直呆在家裡,除了看醫生外足不出門。我突生一念,想去帶她跨州遊車河(台灣大陸一般稱其為自駕游),目標是遊覽美國各處的國家公園,盡量不用下車,就在車裡坐著看壯麗的山河。於是,計劃了幾個月後,2016年的暑假,我花了十來天,在路上與她同行。 事先,我對她保密行程。其實即使說了她可能也不會明白,因為她在姐姐家住,沒有這麼玩過,也不認識這些名勝。所以她一直以為是在所住的城市附近兜兜,可以回家做飯,我也不詳細解釋,準備讓她驚喜一下。 美國地大物博,沒有車很不方便,如果不是在市區,去多幾個地方會費時又浪費錢,找計程車出行一天會比租車還貴。所以來到不是所居城市時,大部分人第一件事就會是租車。租車業發達大眾化後,租車價錢就被壓得很低。我這幾年還發展了一種興趣,每次租車喜歡租不同型號的車,這樣既實用又深入試車,以後搞不好我下一輪車就買這型號了。 我租了一架運動型多用途車(SUV)。如果人不多的話,SUV是遊覽國家公園時的最佳選擇:國家公園有些路面有坑窪,愛冒險進山裡開小路的話很好用,甚至有某些地方要涉水而過,SUV車底比較高正合適(我這句話像不像廣告,哈哈)。這次是我第二次租SUV類型的車,上一次是租了一輛Jeep牌子的車,也是主要逛國家公園。租的時候很喜歡,開了幾千英哩後,發現有一個換檔設計不合理很危險,事後回想害怕起來。後來果然傳出Jeep牌的車子被廠商召回修改,看報導好像就是有關的設計。這次我租的是一輛豐田帶天窗的RAV (圖1)。車是自動但是有手排檔的設計,人工換檔很簡單不用踩檔,走上下坡陡路或崎嶇路轉方向時非常方便(筆者按:長距離下坡必須用低檔:如果不懂為甚麼的話請千萬不要開車去國家公園,會有危險,那些公園裡這種路很多,這種路我一發現附近車輛不用低檔降速就嚇得躲開遠遠的)。回來後和一個天天開SUV上班的同事說:這次之後才知道SUV操作的優越性,不是一般轎車(sedan)或休旅車(minivan)可比,他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得意地點頭說是。 上路後,母親當然是一路和我聊天,她很喜歡這樣長時間一起坐著說話的感覺,這次是比以前更長更單獨的相處。去到各個國家公園後,看到美景時我們都會靜下來欣賞風景。如果可以的話,我都會帶她下來在車附近照個相。如果開車的路途遠,我每三四個小時就停車上個廁所、吃飯、或加油等,讓母親下來走動一下活動活動手腳。 計劃是一路吃餐館,住旅館。我一般是今天入住這旅館後,再根據明天行程上網找下一家旅館。有時候不確定明天遊覽所花的時間時,會抄下兩三家不同遠近的旅館,開到適當時候再打電話訂房。時間不夠了就少上幾個景點,這樣安排沒有壓力,也是我多年長途旅行後養成的習慣。 小時候看卡通,看到有一種鳥很特別,一直以為不是真的只是卡通裡的角色,就是在沙漠化的公路邊跑得很快卻不飛的奇鳥,我這次在美國中南部穿越州際公路時居然看到了真身。真的是跑得很快,我親眼看著一隻橫穿公路跑過去,既撞不到它,也沒有時間把它拍照下來,嗖的一下就跑過去了。到旅館後搜索,發現它就叫Roadrunner (圖2)(我暈,現在為了寫博客又搜了搜那卡通,卡通名就叫 “Wile […]

春天結束夏天開始,身上被蚊咬得也多了起來,今天我們就來聊聊蚊子。 蚊子據說在兩億年前的侏羅紀就已存在。最早的化石證據來自白堊纪(Cretaceous,1億4550萬年前至6550萬年前,緊跟著侏羅紀)。而至今找到最早帶血蚊子的化石是來自四千六百萬年前,在美國西北部的蒙大拿州(Montana)發現。 (圖一) 所吸血液的動物屬性未知。小說電影《侏羅紀公園》故事的理論前提是說可以從史前蚊子所吸血液裡培植出恐龍來,這種假說應該是不可能的,因為DNA的半衰期只有521年,幾千萬年後,DNA早已損毀得不可用。(註1) 成年雄蚊一般只活一至兩星期,雌蚊在環境適合下可以活到兩個月。蚊子是冷血的,有些蚊種還可以找個洞冬眠,等天暖再產卵,這樣算來是可以活半年。雌蚊一生只交配一次。在交配前和雄蚊一樣,靠吸食植物汁液維持生存。交配後根據二氧化碳尋找動物吸血來發育卵巢產卵,在75呎(23米)外其觸角就可以感受到二氧化碳,找到動物後靠汗水乳酸等氣味以及體溫到處著陸嘗試尋找適合吸血點(據說臭腳對其吸引力極大),所以你被叮了很多口可能都是來自同一隻蚊子。蚊子翅膀震動的次數達到每秒三百到六百次,這就是在我們周圍飛行尋找著落點時所聽到的嗡嗡聲。(註2) 雌蚊吸足血後兩至三天卵巢才能發育成熟,即可在積水中產卵。幾吋高的水就行,鳥的洗澡窪地,屋簷積水,廢車胎裡,水生植物的積水處都可以,每隻雌蚊可產100-300只卵,可以分幾次產卵。然後從卵到孑孓到蛹到成蚊(圖二),需一至兩星期,如果天氣冷可能要一個月(註3)。據研究全世界各大陸都有蚊子,只有冰島除外,因為冰島的氣溫常常劇變,蚊子完成不了卵、孑孓、蛹、成蚊的成長週期。 我們肉眼所能看到雌蚊吸血的那根“針”其實是“劍鞘”,內含六條針(圖三), 這裡有個三分多鐘的視頻錄下了針刺進來的鏡頭 , 其中兩根針頭處呈鋸狀,專門是用來鋸開皮膚的;然後有兩根用來撐著皮膚組織, […]

去美國坎格瑞國家公園 Congaree National Park 划獨木舟

2015年和2016年之交,還有幾天假期剩,我與妻子商量後到南卡罗来纳州一遊。那次旅遊我們主要是奔 坎格瑞國家公園(Congaree National Park)而去的。 美國現在有59個國家公園。說是“現在”是因為這個數字一直在增加。美國怪地方很多:有優美景色的,有氣勢磅礡的,有死火山口,也有活火山,有到地底走幾十里路的,也有要穿上潛水衣去海底欣賞的,各具特色。一個地方欣賞的人多了,就可能成為國家公園。有時還需要國會同意,因為地還是屬於當地居民的。大部分是先成為國家名勝(National Monument)(現在美國還有一百多個國家名勝呢),再隔多少年後就成為國家公園(National Park)。坎格瑞國家公園,是在1976年成為坎格瑞沼澤國家名勝,然後2004年改為國家公園的。它是美國第57個國家公園,知道的人比較少。 坎格瑞國家公園有什麼特別?公園有人行道,有橋,有水,這很正常。但每次來坎格瑞國家公園可能都會看到不同的景象。因為這個公園位於附近河水的氾濫區,每次雨水下大了就會氾濫,而每年這河大約氾濫十次,河水深度可以上下相差三米多。所以,上次你走過的人行道,下次就有一段淹在水里了,再下一次甚至可以在橋上划船了。全看運氣。 (圖一) 我們開車去,出行前我記錄了幾個附近划船導遊公司的資料。路途中開始打電話找划船導遊。由於時間不是旅遊旺季,很多當地的划船旅遊公司都暫時停業,或電話留言。還好,最終有一家接了電話。第二天中午,我們到了Adventu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