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uthors

Recently Active Members

Profile picture of Viola Luscombe
Profile picture of Florian Messer
Profile picture of 智能大叔
Profile picture of Marcus Mullen
Profile picture of Layne Victor
Profile picture of Lucinda Wicks
Profile picture of Julieta Mountford
Profile picture of Candace Blackwell
Profile picture of Josie Nowak
Profile picture of myway
Profile picture of lofan888
Profile picture of mik7k
Profile picture of Man He
Profile picture of Eva
Profile picture of Chris

飲飲食食

保健產品

屍研

如果沒有冷藏庫、人死後會是什麼樣?

原本我對這種知識是既恐懼又覺噁心的,但我當年看過日本電影《入殮師》後,看到入殮師對人死後屍體的處理讓我感受到人類社會對一個人生命過後的尊重,從而對屍研這門科學產生興趣。

如果你膽子小,或者在吃飯,就別往下看了,下面的話題可能有些重口味。但是你應該會知道,博學儒雅的醫生大部分都解剖過屍體,溫柔的護士也多數接觸過屍體,本文所述的情景其實不算什麼。

屍研這個學術科目,出現得相當晚。1971年才有了這個想法,目的當然是為法醫工作做研究和訓練。現在美國有六間大學有學系研究這個冷門課題。澳洲、印度、英國也有。英國2011年還拍過一部六集的電視劇《屍研所》(The Body Farm),其它的國家不詳。網上查到他們現在的科研項目是:從屍體內積攢的細菌種類來推算死亡時間。

人死後,幾分鐘內,不受控制的血液會因重力關係流到較低位置去,以及毛細管和靜脈裡。此時皮膚顏色就會發生變化。同時屍體就開始分解:平常為人體消化晚餐等酵素轉過頭來消化人體。從微觀來看,細胞膜被不受控制的酵素消化、細胞裡面的物質會流出來。這種分解在肝臟、大腦、以致其它組織和器官都在發生。

半小時到兩小時間,血液停留在屍體的低處,紅血球從血清中進一步分離沉積,在表皮下形成紫紅色淤斑現象。屍斑(Livor mortis)開始在不受壓迫的低處呈現,這時擠壓屍斑或轉動屍體時屍斑還可以消失。到六小時左右,屍斑融合成大片深紅,24小時後屍斑就固定下來。自然死、窒息死、溺死、打死、死的姿勢,屍斑都會有不同的顏色和形態,這是法醫判斷死因的一大利器。

死後免疫系統停止運作,人體內的細菌也開始蔓延擴大,消化被分解的細胞,一般從細菌多的腸道開始。腐化過程的副產品是甲烷(Methane,CH4)、硫化氫(Hudrogen

後院訪客

不知名的鳥、不知名的鼠類、和松鼠。

沒有照到的還有小狐狸、水獺、烏鴉、和各種各樣的鳥。

試過手機相機的照片效果實在是不敢恭維,以上全是用單鏡反光數碼相機Canon EOS10D加75-300長鏡頭拍的。

看到兩篇報導有掃描文件證明英國一直想在香港實行民主,中國以解放軍武力威脅禁止

八十年代:

http://edition.cnn.com/2017/06/18/asia/hong-kong-handover-china-uk-thatcher/index.htmlPaste URL or type to search

六零年:

The secret

老死

美國作家肯特奈邦(Kent Netburn)寫過這麼一篇短文,講他二十多年前當計程車司機時接過一個讓他終生難忘的乘客:

那個晚上肯特接到電話去一個公寓接一個女人。去到時沒有人在樓下等他。有些司機會按一下喇叭,然後等五分鐘,來不來人都離開。但肯特覺得有時乘客會需要幫忙,所以在看來還算安全的情況下會上去敲門。這次他也上去了。

開門後發現是一個看來八十多歲的女人,身邊有一個小尼龍手提箱。從門口看進去,好像很久沒人住了,所有家具都被床單蓋著。牆上沒有時鐘,櫃檯上沒有小刀或器具。牆角是一個塞滿照片和玻璃器皿的紙箱。

老婦說:“你能把我的行李帶到車裡嗎?我想在這裡呆一小會兒。然後,你可以回來扶我嗎?我不是很強壯。”

肯特把手提箱送到車裡,再回來攙扶老人。老人抓住他的手臂,慢慢地朝著路邊走去。走路間一直感謝他。

肯特說:“沒事,我只是以對待我母親的方式對待乘客而已。”

“哦,你是個好男孩。”她的讚美和欣賞讓肯特有些尷尬。

當他們走到出租車時,老人給了肯特一個地址,然後問道:“你可以開車穿過市中心嗎?”

肯特回答:“那不是一條最短的路。”

臺大教授李嗣涔做科學實驗證實佛、耶和華、靈界的存在

這個視頻是講有關人的透視特異功能的科學實驗。一共近兩個小時,比較長。剛開始比較悶,但是很重要,解釋了實驗的細節。半個小時後漸進佳境。如果能耐着性子看到最後,即使你不震驚,可能也會對世界文化、神、佛、上帝等名詞有一個更清晰的認識。我本人看了一次後,又仔細看了兩次。演講人是台灣電機系教授李嗣涔,時間應該是2003年左右。後來他成為台大校長,現已退休。youtube上分割為上下兩集。台灣國語。

 

 

參考:

想“踢馆”的心理學研究生:

https://freewechat.com/a/MzI0NDc2Mjc4Ng==/2247484034/1?rss

春天結束夏天開始,身上被蚊咬得也多了起來,今天我們就來聊聊蚊子。

蚊子據說在兩億年前的侏羅紀就已存在。最早的化石證據來自白堊纪(Cretaceous,1億4550萬年前至6550萬年前,緊跟著侏羅紀)。而至今找到最早帶血蚊子的化石是來自四千六百萬年前,在美國西北部的蒙大拿州(Montana)發現。 (圖一)

圖一:腹部含血蚊子化石 – 網絡圖片來自 http://www.smithsonianmag.com/science-nature/a-fossilized-blood-engorged-mosquito-is-found-for-the-first-time-ever-1749788/

所吸血液的動物屬性未知。小說電影《侏羅紀公園》故事的理論前提是說可以從史前蚊子所吸血液裡培植出恐龍來,這種假說應該是不可能的,因為DNA的半衰期只有521年,幾千萬年後,DNA早已損毀得不可用。(註1)

成年雄蚊一般只活一至兩星期,雌蚊在環境適合下可以活到兩個月。蚊子是冷血的,有些蚊種還可以找個洞冬眠,等天暖再產卵,這樣算來是可以活半年。雌蚊一生只交配一次。在交配前和雄蚊一樣,靠吸食植物汁液維持生存。交配後根據二氧化碳尋找動物吸血來發育卵巢產卵,在75呎(23米)外其觸角就可以感受到二氧化碳,找到動物後靠汗水乳酸等氣味以及體溫到處著陸嘗試尋找適合吸血點(據說臭腳對其吸引力極大),所以你被叮了很多口可能都是來自同一隻蚊子。蚊子翅膀震動的次數達到每秒三百到六百次,這就是在我們周圍飛行尋找著落點時所聽到的嗡嗡聲。(註2)

從記憶說起

我們活在一個神奇的世界裡,科學在不斷地向前邁進,但仍遠遠觸及不到大自然的真相。

有一種淡水扁蟲 Dugesia dorotocephala 有大腦,能學習,怕光,也如海星般具有超凡的自癒能力:只要把它身體剪斷,十四天後,兩邊都能長出新的缺失部位。

圖一:淡水扁蟲;網絡圖片來自 https://www.natgeocreative.com/photography/2450238

2013年,位於美國波士頓的塔夫茨大學,有兩個生物學家 Tal

去美國坎格瑞國家公園 Congaree National Park 划獨木舟

2015年和2016年之交,還有幾天假期剩,我與妻子商量後到南卡罗来纳州一遊。那次旅遊我們主要是奔 坎格瑞國家公園(Congaree National Park)而去的。

美國現在有59個國家公園。說是“現在”是因為這個數字一直在增加。美國怪地方很多:有優美景色的,有氣勢磅礡的,有死火山口,也有活火山,有到地底走幾十里路的,也有要穿上潛水衣去海底欣賞的,各具特色。一個地方欣賞的人多了,就可能成為國家公園。有時還需要國會同意,因為地還是屬於當地居民的。大部分是先成為國家名勝(National Monument)(現在美國還有一百多個國家名勝呢),再隔多少年後就成為國家公園(National Park)。坎格瑞國家公園,是在1976年成為坎格瑞沼澤國家名勝,然後2004年改為國家公園的。它是美國第57個國家公園,知道的人比較少。

坎格瑞國家公園有什麼特別?公園有人行道,有橋,有水,這很正常。但每次來坎格瑞國家公園可能都會看到不同的景象。因為這個公園位於附近河水的氾濫區,每次雨水下大了就會氾濫,而每年這河大約氾濫十次,河水深度可以上下相差三米多。所以,上次你走過的人行道,下次就有一段淹在水里了,再下一次甚至可以在橋上划船了。全看運氣。 (圖一)

安裝筆記:不用HDMI,只用Windows電腦USB接口安裝 Raspberry Pi Zero Wifi

 

Raspberry Pi Zero Wifi:整個電腦就在一塊小電路板上

這幾天在研究給迷你電腦RP0W安裝OS。RP0W可以做什麼?機器人、玩具車、Drone、隨身攜帶Media Server、Web Server、溫度感應器、閉路電視,想到什麼好玩的小東西就可以做什麼……好吧,我承認,這其實是個理工科用來征服世界的……玩具。

緣起:兩天前同事接到線報

威廉.麥克雷文為2014年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畢業生演講

威廉·麥克雷文海軍上將(Admiral William H. McRaven)曾是海豹突擊隊隊員。最後退役前是賓拉登狙擊計畫的負責人。他在2014年為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畢業生的演講非常精彩,強烈推薦。帶中文字幕,約20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