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Authors

Recently Active Members

Profile picture of 智能大叔
Profile picture of lofan888
Profile picture of Martin
Profile picture of Swen Hoss
Profile picture of myway
Profile picture of mik7k
Profile picture of Man He
Profile picture of Eva
Profile picture of Chris
Profile picture of Aaron
Profile picture of Bryan

飲飲食食

保健產品

社交網站點滴 - 回應 ”沒有數碼足跡的男朋友“

lofan888 這篇有太多的觀點有所共鳴。然後我想接著討論一些觀點和延伸話題:

知道有相當數量的人因為不符合社交網站的規定(如被發現用假ID、登了篇不符合要求的文章或圖,被人惡意投訴等等)而被取消帳號,痛苦地發現多年的文章、圖片、甚至社交關係一日之間消失無踪。帳號有的是私用的,有的是工作用的。

有人甚至為了回去Facebook帳號,改了自己的法律名字來符合Facebook網站的名字,結果也回不去Facebook(不知新聞報導後結果如何,但這種行為真是可悲 – 註1)。

最近還有報導說,人死後,如沒有指定親人接管,所有內容將屬網站所有,親人用其死亡證也無法領取。請問你看過有多少網站有這樣的選項?

也許我們可以反思一下,社交網站的特徵:剛開始是免費讓人上載文章、圖片、視頻等資料讓人方便分享,並讓帳號之間建立聯繫,點贊表示欣賞,最後是即時通知帳號相互的更新訊息。

不要輕視這小小幾點的力量,我讀過專門做社交網站的設計書,所有這些小設計就是針對要讓人回頭查帳號的,上的多了,你就上癮成習慣了。一旦你上癮了,你就不輕易到其它網站去了。這就可以理解譬如Google+搞不過Facebook:因為Google+出晚了。另一方面,Google、Facebook,推特先是被大陸和諧封鎖了,然後中國人上慣百度、人人網、微博後就不輕易轉到國外的類似網站了,除非有人覺得文字自由比關係網和歷史來得更重要,千方百計翻牆上,普通人還做不到。

社交網站還有個特徵是上載極度容易,下載存檔極度困難或隱藏在某個小角落,也從不提醒人要下載存檔,所以很少有人會想起下載這事。在網站偶然當機時人們才暴跳如雷。結果現在社交網站當機也成大新聞了。

砌水泥

這個暑假花了幾個週末在後院砌水泥。

能用鋪路磚,又何必砌水泥?這個看法要解釋一下。我們以前一直都是只用磚,但幾年下來,發現,磚與磚之間雖然有沙,落葉會在磚縫間累積成肥料,螞蟻及其它小蟲也很多,專門在磚縫之間開拓小路。最後磚縫間長滿了雜草,草根向下伸到土裡汲取養分,長得太高還要除草。如果現在底部先用水泥填了,再想辦法在磚縫間塞滿特殊填料,我想大部分問題就解決了。

老實講,砌水泥這種工作前幾年也做過出力的幫工,但從未挑頭做過,以前經過工地看兩眼也沒看出個所謂來。今年沒動工前我是戰戰兢兢,不知會搞出甚麼樣子,砌太醜了又怎麼辦?有點擔心。這次連續在後院的三個地方砌了四次水泥,總算有了些心得。

圖一:第一次砌水泥

在工具店能買到一袋袋的水泥類產品有很多種,如果不確定自己要用哪一種,可以從最粗的工作做起,就能學到取捨,做錯了也能補救。我們最初是要用水泥填滿一個凹槽,後來又決定在上面鋪大方磚(圖一)。這是太好的學習條件了:下面鋪成甚麼樣子也沒人看到,哈哈!

 

圖二:袋裝混凝土拌合料

最先買的是袋裝混凝土拌合料(concrete

包桃記

八月即將結束,我一年間最繁忙的暑假也熬到頭了。以下幾篇約莫會介紹一下這兩個月做了些什麼。

圖一:煮桃

前院種了兩棵桃樹。近年都長出了桃子。往年是任由它們自由生長,摘下的桃子都有很多蟲咬或鳥啄過的痕跡,切開後還有蟲子。切去蟲子佔據的果肉後,剩下的煮一煮就放入一個個玻璃瓶做糖水桃罐,或凍成桃子雪條冰棍。(圖一、圖二、圖三)

圖二:桃罐

 

圖三:桃冰棍雪條

 

後院訪客

不知名的鳥、不知名的鼠類、和松鼠。

沒有照到的還有小狐狸、水獺、烏鴉、和各種各樣的鳥。

試過手機相機的照片效果實在是不敢恭維,以上全是用單鏡反光數碼相機Canon EOS10D加75-300長鏡頭拍的。

老死

美國作家肯特奈邦(Kent Netburn)寫過這麼一篇短文,講他二十多年前當計程車司機時接過一個讓他終生難忘的乘客:

那個晚上肯特接到電話去一個公寓接一個女人。去到時沒有人在樓下等他。有些司機會按一下喇叭,然後等五分鐘,來不來人都離開。但肯特覺得有時乘客會需要幫忙,所以在看來還算安全的情況下會上去敲門。這次他也上去了。

開門後發現是一個看來八十多歲的女人,身邊有一個小尼龍手提箱。從門口看進去,好像很久沒人住了,所有家具都被床單蓋著。牆上沒有時鐘,櫃檯上沒有小刀或器具。牆角是一個塞滿照片和玻璃器皿的紙箱。

老婦說:“你能把我的行李帶到車裡嗎?我想在這裡呆一小會兒。然後,你可以回來扶我嗎?我不是很強壯。”

肯特把手提箱送到車裡,再回來攙扶老人。老人抓住他的手臂,慢慢地朝著路邊走去。走路間一直感謝他。

肯特說:“沒事,我只是以對待我母親的方式對待乘客而已。”

“哦,你是個好男孩。”她的讚美和欣賞讓肯特有些尷尬。

當他們走到出租車時,老人給了肯特一個地址,然後問道:“你可以開車穿過市中心嗎?”

肯特回答:“那不是一條最短的路。”

春天結束夏天開始,身上被蚊咬得也多了起來,今天我們就來聊聊蚊子。

蚊子據說在兩億年前的侏羅紀就已存在。最早的化石證據來自白堊纪(Cretaceous,1億4550萬年前至6550萬年前,緊跟著侏羅紀)。而至今找到最早帶血蚊子的化石是來自四千六百萬年前,在美國西北部的蒙大拿州(Montana)發現。 (圖一)

圖一:腹部含血蚊子化石 – 網絡圖片來自 http://www.smithsonianmag.com/science-nature/a-fossilized-blood-engorged-mosquito-is-found-for-the-first-time-ever-1749788/

所吸血液的動物屬性未知。小說電影《侏羅紀公園》故事的理論前提是說可以從史前蚊子所吸血液裡培植出恐龍來,這種假說應該是不可能的,因為DNA的半衰期只有521年,幾千萬年後,DNA早已損毀得不可用。(註1)

成年雄蚊一般只活一至兩星期,雌蚊在環境適合下可以活到兩個月。蚊子是冷血的,有些蚊種還可以找個洞冬眠,等天暖再產卵,這樣算來是可以活半年。雌蚊一生只交配一次。在交配前和雄蚊一樣,靠吸食植物汁液維持生存。交配後根據二氧化碳尋找動物吸血來發育卵巢產卵,在75呎(23米)外其觸角就可以感受到二氧化碳,找到動物後靠汗水乳酸等氣味以及體溫到處著陸嘗試尋找適合吸血點(據說臭腳對其吸引力極大),所以你被叮了很多口可能都是來自同一隻蚊子。蚊子翅膀震動的次數達到每秒三百到六百次,這就是在我們周圍飛行尋找著落點時所聽到的嗡嗡聲。(註2)

從記憶說起

我們活在一個神奇的世界裡,科學在不斷地向前邁進,但仍遠遠觸及不到大自然的真相。

有一種淡水扁蟲 Dugesia dorotocephala 有大腦,能學習,怕光,也如海星般具有超凡的自癒能力:只要把它身體剪斷,十四天後,兩邊都能長出新的缺失部位。

圖一:淡水扁蟲;網絡圖片來自 https://www.natgeocreative.com/photography/2450238

2013年,位於美國波士頓的塔夫茨大學,有兩個生物學家 Tal

去美國坎格瑞國家公園 Congaree National Park 划獨木舟

2015年和2016年之交,還有幾天假期剩,我與妻子商量後到南卡罗来纳州一遊。那次旅遊我們主要是奔 坎格瑞國家公園(Congaree National Park)而去的。

美國現在有59個國家公園。說是“現在”是因為這個數字一直在增加。美國怪地方很多:有優美景色的,有氣勢磅礡的,有死火山口,也有活火山,有到地底走幾十里路的,也有要穿上潛水衣去海底欣賞的,各具特色。一個地方欣賞的人多了,就可能成為國家公園。有時還需要國會同意,因為地還是屬於當地居民的。大部分是先成為國家名勝(National Monument)(現在美國還有一百多個國家名勝呢),再隔多少年後就成為國家公園(National Park)。坎格瑞國家公園,是在1976年成為坎格瑞沼澤國家名勝,然後2004年改為國家公園的。它是美國第57個國家公園,知道的人比較少。

坎格瑞國家公園有什麼特別?公園有人行道,有橋,有水,這很正常。但每次來坎格瑞國家公園可能都會看到不同的景象。因為這個公園位於附近河水的氾濫區,每次雨水下大了就會氾濫,而每年這河大約氾濫十次,河水深度可以上下相差三米多。所以,上次你走過的人行道,下次就有一段淹在水里了,再下一次甚至可以在橋上划船了。全看運氣。 (圖一)

威廉.麥克雷文為2014年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畢業生演講

威廉·麥克雷文海軍上將(Admiral William H. McRaven)曾是海豹突擊隊隊員。最後退役前是賓拉登狙擊計畫的負責人。他在2014年為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畢業生的演講非常精彩,強烈推薦。帶中文字幕,約20分鐘。

熬夜、猝死、老年癡呆、睡眠、和冥想

你熬通宵玩遊戲後,是否反應遲鈍?

嗯,我勸你還是認真補睡。

長期缺睡會導致腦細胞大量死亡,而且這個過程不可逆,連補睡也補不回來(注1)。這個大家應該已經知道了就不再提了。

腦細胞大量死亡變笨了你或許無所謂,現在說另一個更嚴重的問題:先引述不久前剛發生的新聞:(2017)今年2月27日報導,“美國35歲實況遊戲主播PoShYbRiD(本名維諾, Brian Vigneault ),近日展開24小時實況《戰車世界》的遊戲馬拉松,但到了22個小時左右,維諾離開位置後就一直沒有回來,觀看實況的網友遲遲等不到他回來,還以為是他不敵睡意睡著了。”隔天網友打電話去卻是警察接的,被告知他已猝死。

才22小時就猝死了?很久以前聽到日本和中國都有發生的過勞死,數量比較少,一般是事主持續工作超過幾天幾夜不睡後猝死。近年玩遊戲猝死的不僅多,世界各國都有,而且事發時只是持續玩很短時間就死亡,隨便GOOGLE一下: 今年(2017)一月十日小陳在江蘇常熟網吧打遊戲,23小時後猝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