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丁頓舞蹈症

12月19日看到一則新聞: 研究人員經過十多年的努力,針對亨丁頓舞蹈症發展出一種實驗性的新藥。亨丁頓舞蹈症是甚麼病?請容我講個故事,一個真實的故事。 伍迪.蓋瑟瑞( Woody Guthrie,全名是 Woodrow Wilson Guthrie ,圖1 ),是一位美國歌星,生於 1912 […]

回港遊記

回到香港十天左右,與老朋友見了面。在港島老區重遊了當年生活和上學的路線後,我又被帶到將軍澳,看了那裡的商場、公共圖書館、香港單車館、海濱長廊等,晚上再吃頓長飯,聊了很多東西。 隔天與剛剛退休的舅父(上文裡提到過他)也聯絡上,我向舅父提出想在這一星期左右的時間裡看看香港的全貌。於是由舅父當導遊,帶我到處亂逛。走過元朗、天水圍、深水埗、塘坊村、流浮山、數碼港、屏山鄧氏宗祠、香港懲教博物館、維園、中央圖書館、天水圍圖書館、美荷樓、東涌、梅窩、昂坪(圖00a)、跑馬地(圖00b)、沙田馬場(圖00c)、沙田文化博物館、尖東(看隔岸夜景)、尖東藝術館、中環(圖00f)、世界最長扶手電梯(圖00e)、西貢;坐過的士、巴士、電車、地鐵、輕鐵、馬鐵、東鐵、和西鐵、和大嶼山渡輪,繞經肖箕灣、北角、銅鑼灣、香港仔、淺水灣、深水灣、赤柱、汀九、荃灣。順便也去了澳門一趟。   多日在外行走路上,有很多見聞可以分享: 1. 兌換港元:沒到港時就從朋友處得知在香港的銀行和兌換店換錢的區別,來到後先在機場的銀行兌換了兩百美元,再買了SIM卡用,到港島後第二天早早來到網上搜索到的最高兌換率口碑、位於中環的“百年兌換店”,以7.8兌換率換了一千八百美金;網上說“百年”總要排隊,於是我開門前半個多小時到,佔龍頭第一位;朕頓時龍心大悅,悠閒地站著翻看路上到手的兩份免費報紙等開門。兌換完搭電梯下樓來才發現不僅樓上在排隊,樓下電梯前也有人在列隊排這兌換店的隊,上下加起來共二十幾人在排隊,人還不斷在加入,太誇張了。後來當日在銅鑼灣灣仔路邊看沒人排隊的兌換店,兌換率僅僅是7.6而已,難怪!至於機場銀行就更別說了,說是沒手續費,但後來算下兌換率竟然是7.0那麼低。 2. 凹凸紋引路徑: 在深水埗,發現有“凹凸紋引路徑”方便盲人行走不出偏,在地鐵站內和馬路行人道上都有,但可惜在地鐵出到馬路的樓梯階梯間沒有,所以看到一個盲人在樓梯間緩慢地拄著盲人棍試探地珊珊而行。我的鞋踩上去這些路徑時,腳板的確感覺到凹凸不平,真有用。雖然網上還看到凹凸紋引路徑某些方面有缺陷被投訴,但畢竟這是一種善心的設施值得一贊。 3. […]

帶長者去遊車河

母親不良於行後,一直呆在家裡,除了看醫生外足不出門。我突生一念,想去帶她跨州遊車河(台灣大陸一般稱其為自駕游),目標是遊覽美國各處的國家公園,盡量不用下車,就在車裡坐著看壯麗的山河。於是,計劃了幾個月後,2016年的暑假,我花了十來天,在路上與她同行。 事先,我對她保密行程。其實即使說了她可能也不會明白,因為她在姐姐家住,沒有這麼玩過,也不認識這些名勝。所以她一直以為是在所住的城市附近兜兜,可以回家做飯,我也不詳細解釋,準備讓她驚喜一下。 美國地大物博,沒有車很不方便,如果不是在市區,去多幾個地方會費時又浪費錢,找計程車出行一天會比租車還貴。所以來到不是所居城市時,大部分人第一件事就會是租車。租車業發達大眾化後,租車價錢就被壓得很低。我這幾年還發展了一種興趣,每次租車喜歡租不同型號的車,這樣既實用又深入試車,以後搞不好我下一輪車就買這型號了。 我租了一架運動型多用途車(SUV)。如果人不多的話,SUV是遊覽國家公園時的最佳選擇:國家公園有些路面有坑窪,愛冒險進山裡開小路的話很好用,甚至有某些地方要涉水而過,SUV車底比較高正合適(我這句話像不像廣告,哈哈)。這次是我第二次租SUV類型的車,上一次是租了一輛Jeep牌子的車,也是主要逛國家公園。租的時候很喜歡,開了幾千英哩後,發現有一個換檔設計不合理很危險,事後回想害怕起來。後來果然傳出Jeep牌的車子被廠商召回修改,看報導好像就是有關的設計。這次我租的是一輛豐田帶天窗的RAV (圖1)。車是自動但是有手排檔的設計,人工換檔很簡單不用踩檔,走上下坡陡路或崎嶇路轉方向時非常方便(筆者按:長距離下坡必須用低檔:如果不懂為甚麼的話請千萬不要開車去國家公園,會有危險,那些公園裡這種路很多,這種路我一發現附近車輛不用低檔降速就嚇得躲開遠遠的)。回來後和一個天天開SUV上班的同事說:這次之後才知道SUV操作的優越性,不是一般轎車(sedan)或休旅車(minivan)可比,他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得意地點頭說是。 上路後,母親當然是一路和我聊天,她很喜歡這樣長時間一起坐著說話的感覺,這次是比以前更長更單獨的相處。去到各個國家公園後,看到美景時我們都會靜下來欣賞風景。如果可以的話,我都會帶她下來在車附近照個相。如果開車的路途遠,我每三四個小時就停車上個廁所、吃飯、或加油等,讓母親下來走動一下活動活動手腳。 計劃是一路吃餐館,住旅館。我一般是今天入住這旅館後,再根據明天行程上網找下一家旅館。有時候不確定明天遊覽所花的時間時,會抄下兩三家不同遠近的旅館,開到適當時候再打電話訂房。時間不夠了就少上幾個景點,這樣安排沒有壓力,也是我多年長途旅行後養成的習慣。 小時候看卡通,看到有一種鳥很特別,一直以為不是真的只是卡通裡的角色,就是在沙漠化的公路邊跑得很快卻不飛的奇鳥,我這次在美國中南部穿越州際公路時居然看到了真身。真的是跑得很快,我親眼看著一隻橫穿公路跑過去,既撞不到它,也沒有時間把它拍照下來,嗖的一下就跑過去了。到旅館後搜索,發現它就叫Roadrunner (圖2)(我暈,現在為了寫博客又搜了搜那卡通,卡通名就叫 “Wile […]

社交網站點滴 – 回應 ”沒有數碼足跡的男朋友“

lofan888 這篇有太多的觀點有所共鳴。然後我想接著討論一些觀點和延伸話題: 知道有相當數量的人因為不符合社交網站的規定(如被發現用假ID、登了篇不符合要求的文章或圖,被人惡意投訴等等)而被取消帳號,痛苦地發現多年的文章、圖片、甚至社交關係一日之間消失無踪。帳號有的是私用的,有的是工作用的。 有人甚至為了回去Facebook帳號,改了自己的法律名字來符合Facebook網站的名字,結果也回不去Facebook(不知新聞報導後結果如何,但這種行為真是可悲 – 註1)。 最近還有報導說,人死後,如沒有指定親人接管,所有內容將屬網站所有,親人用其死亡證也無法領取。請問你看過有多少網站有這樣的選項? 也許我們可以反思一下,社交網站的特徵:剛開始是免費讓人上載文章、圖片、視頻等資料讓人方便分享,並讓帳號之間建立聯繫,點贊表示欣賞,最後是即時通知帳號相互的更新訊息。 不要輕視這小小幾點的力量,我讀過專門做社交網站的設計書,所有這些小設計就是針對要讓人回頭查帳號的,上的多了,你就上癮成習慣了。一旦你上癮了,你就不輕易到其它網站去了。這就可以理解譬如Google+搞不過Facebook:因為Google+出晚了。另一方面,Google、Facebook,推特先是被大陸和諧封鎖了,然後中國人上慣百度、人人網、微博後就不輕易轉到國外的類似網站了,除非有人覺得文字自由比關係網和歷史來得更重要,千方百計翻牆上,普通人還做不到。 社交網站還有個特徵是上載極度容易,下載存檔極度困難或隱藏在某個小角落,也從不提醒人要下載存檔,所以很少有人會想起下載這事。在網站偶然當機時人們才暴跳如雷。結果現在社交網站當機也成大新聞了。 […]

砌水泥

這個暑假花了幾個週末在後院砌水泥。 能用鋪路磚,又何必砌水泥?這個看法要解釋一下。我們以前一直都是只用磚,但幾年下來,發現,磚與磚之間雖然有沙,落葉會在磚縫間累積成肥料,螞蟻及其它小蟲也很多,專門在磚縫之間開拓小路。最後磚縫間長滿了雜草,草根向下伸到土裡汲取養分,長得太高還要除草。如果現在底部先用水泥填了,再想辦法在磚縫間塞滿特殊填料,我想大部分問題就解決了。 老實講,砌水泥這種工作前幾年也做過出力的幫工,但從未挑頭做過,以前經過工地看兩眼也沒看出個所謂來。今年沒動工前我是戰戰兢兢,不知會搞出甚麼樣子,砌太醜了又怎麼辦?有點擔心。這次連續在後院的三個地方砌了四次水泥,總算有了些心得。 在工具店能買到一袋袋的水泥類產品有很多種,如果不確定自己要用哪一種,可以從最粗的工作做起,就能學到取捨,做錯了也能補救。我們最初是要用水泥填滿一個凹槽,後來又決定在上面鋪大方磚(圖一)。這是太好的學習條件了:下面鋪成甚麼樣子也沒人看到,哈哈!   最先買的是袋裝混凝土拌合料(concrete mix)。這是最簡單的原料,因為一切都已經混合好了,加水攪拌就行。拌合料包括甚麼呢?一定比例的水泥、沙粒、小石頭。(圖二) 加多少水攪拌?因為初做不熟,我是拿一定分量的拌料加水攪拌,太濃則再加,太稀則再加拌料,最後發現最多加一半體積的水就夠了。有時攪拌後停太久拌料變乾,又要再加水攪拌。加水的方法是先把拌料堆成一個火山似的,然後在“火山口”倒水,一倒完水,水就可能流下“山”,這時就要不斷從“山下”把拌料翻上來到“火山口”沾水。如果水少了,再做個“火山口”,再往“火山口”倒水就可,直到拌料全部濕透,符合粘度。 沒有運泥車,我們這種業餘的水泥工只好人工攪拌。攪拌是個重體力勞動。每次砌水泥後的幾個晚上,全身酸痛,尤其是手和臂。砌完水泥後發現,回到公司上班打電腦其實真是一種享受。 砌水泥也有技術。把拌料撥到適當位置後,表面露出石頭處會凹凸不平,要用砌磚刀不斷地把水泥抹平。其實就是抹得讓小石塊沉下去,這樣表面就剩下平平的一層了。水泥還可以用木板隔開,這樣又直又可以隨時抽離木板。我們在第二次砌水泥時用磚頭隔開,結果乾了後磚頭就黏到水泥上抽不走了。 […]

包桃記

八月即將結束,我一年間最繁忙的暑假也熬到頭了。以下幾篇約莫會介紹一下這兩個月做了些什麼。 前院種了兩棵桃樹。近年都長出了桃子。往年是任由它們自由生長,摘下的桃子都有很多蟲咬或鳥啄過的痕跡,切開後還有蟲子。切去蟲子佔據的果肉後,剩下的煮一煮就放入一個個玻璃瓶做糖水桃罐,或凍成桃子雪條冰棍。(圖一、圖二、圖三)     怎麼解決蟲子的侵襲?有朋友告訴我,可以打蟲藥,但蟲藥要每星期打,不然無效,而且打的藥可能對人體不安全。所以一直沒有啟動這種解決方案。另外,鳥對桃的騷擾也是一個難題。圖四分別可以看到被蟲叮過的桃子,和帶鳥爪痕的桃子。 今年五月,我從網上查到有人用包裝午餐的Zipper透明膠袋,包上果子,可以解決蟲子的問題,適合的果子起碼有蘋果、桃、和梨。 Zipper袋很便宜,5美元一盒,買了兩盒,每盒300個袋子。包桃前還要把兩個角剪去,這樣可以透氣和讓雨水流走。然後六月份就爬梯包桃,記得那是個炎熱的一天,沒上梯子前在地上伸手包桃時滿身是汗,上梯後,人被樹葉包圍,涼風習習,只覺得瞬間被降溫十幾度C,深深體會到葉子吸收太陽能的能力。(圖五) 包果子的同時,看到已經被蟲或鳥攻擊過的醜桃子就摘掉吧,否則佔據養分,又沒有多少果肉供食用。結果兩顆樹共包了約四百只桃,摘下的小醜桃子也有一兩百只,扔到後院松鼠和鹿都搶來吃。 八月,桃熟收成。天天有桃掉落地。每隔幾天就爬梯摘桃。這次切桃再也不見蟲子,而且也不見鳥啄的痕跡,估計是鳥被閃亮亮的膠袋嚇住了,而大部分蟲是爬來爬去找不到那兩個缺角咬不到果子。完胜! 從中挑出漂亮的桃子送給鄰居和同事約一百幾十個後,我家依然是桃大軍氾濫:冰箱,水果盤,紙盒,到處都是桃子。老婆下令,在吃完生桃之前,不許再買任何水果。這指令估計要持續一兩個月。(圖六) […]

後院訪客

不知名的鳥、不知名的鼠類、和松鼠。 沒有照到的還有小狐狸、水獺、烏鴉、和各種各樣的鳥。 試過手機相機的照片效果實在是不敢恭維,以上全是用單鏡反光數碼相機Canon EOS10D加75-300長鏡頭拍的。

老死

美國作家肯特奈邦(Kent Netburn)寫過這麼一篇短文,講他二十多年前當計程車司機時接過一個讓他終生難忘的乘客: 那個晚上肯特接到電話去一個公寓接一個女人。去到時沒有人在樓下等他。有些司機會按一下喇叭,然後等五分鐘,來不來人都離開。但肯特覺得有時乘客會需要幫忙,所以在看來還算安全的情況下會上去敲門。這次他也上去了。 開門後發現是一個看來八十多歲的女人,身邊有一個小尼龍手提箱。從門口看進去,好像很久沒人住了,所有家具都被床單蓋著。牆上沒有時鐘,櫃檯上沒有小刀或器具。牆角是一個塞滿照片和玻璃器皿的紙箱。 老婦說:“你能把我的行李帶到車裡嗎?我想在這裡呆一小會兒。然後,你可以回來扶我嗎?我不是很強壯。” 肯特把手提箱送到車裡,再回來攙扶老人。老人抓住他的手臂,慢慢地朝著路邊走去。走路間一直感謝他。 肯特說:“沒事,我只是以對待我母親的方式對待乘客而已。” “哦,你是個好男孩。”她的讚美和欣賞讓肯特有些尷尬。 當他們走到出租車時,老人給了肯特一個地址,然後問道:“你可以開車穿過市中心嗎?” 肯特回答:“那不是一條最短的路。” […]

春天結束夏天開始,身上被蚊咬得也多了起來,今天我們就來聊聊蚊子。 蚊子據說在兩億年前的侏羅紀就已存在。最早的化石證據來自白堊纪(Cretaceous,1億4550萬年前至6550萬年前,緊跟著侏羅紀)。而至今找到最早帶血蚊子的化石是來自四千六百萬年前,在美國西北部的蒙大拿州(Montana)發現。 (圖一) 所吸血液的動物屬性未知。小說電影《侏羅紀公園》故事的理論前提是說可以從史前蚊子所吸血液裡培植出恐龍來,這種假說應該是不可能的,因為DNA的半衰期只有521年,幾千萬年後,DNA早已損毀得不可用。(註1) 成年雄蚊一般只活一至兩星期,雌蚊在環境適合下可以活到兩個月。蚊子是冷血的,有些蚊種還可以找個洞冬眠,等天暖再產卵,這樣算來是可以活半年。雌蚊一生只交配一次。在交配前和雄蚊一樣,靠吸食植物汁液維持生存。交配後根據二氧化碳尋找動物吸血來發育卵巢產卵,在75呎(23米)外其觸角就可以感受到二氧化碳,找到動物後靠汗水乳酸等氣味以及體溫到處著陸嘗試尋找適合吸血點(據說臭腳對其吸引力極大),所以你被叮了很多口可能都是來自同一隻蚊子。蚊子翅膀震動的次數達到每秒三百到六百次,這就是在我們周圍飛行尋找著落點時所聽到的嗡嗡聲。(註2) 雌蚊吸足血後兩至三天卵巢才能發育成熟,即可在積水中產卵。幾吋高的水就行,鳥的洗澡窪地,屋簷積水,廢車胎裡,水生植物的積水處都可以,每隻雌蚊可產100-300只卵,可以分幾次產卵。然後從卵到孑孓到蛹到成蚊(圖二),需一至兩星期,如果天氣冷可能要一個月(註3)。據研究全世界各大陸都有蚊子,只有冰島除外,因為冰島的氣溫常常劇變,蚊子完成不了卵、孑孓、蛹、成蚊的成長週期。 我們肉眼所能看到雌蚊吸血的那根“針”其實是“劍鞘”,內含六條針(圖三), 這裡有個三分多鐘的視頻錄下了針刺進來的鏡頭 , 其中兩根針頭處呈鋸狀,專門是用來鋸開皮膚的;然後有兩根用來撐著皮膚組織, […]

從記憶說起

我們活在一個神奇的世界裡,科學在不斷地向前邁進,但仍遠遠觸及不到大自然的真相。 有一種淡水扁蟲 Dugesia dorotocephala 有大腦,能學習,怕光,也如海星般具有超凡的自癒能力:只要把它身體剪斷,十四天後,兩邊都能長出新的缺失部位。 2013年,位於美國波士頓的塔夫茨大學,有兩個生物學家 Tal Shomrat 與 Michae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