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客江湖

小孩子愛拆東西研究,再大一點可能會拆東西修理。如果這種興趣保持不變,再不斷學習加強能力,這種技能完全可以專業化,在社會謀生。在電腦的軟件界,我們把這種行為稱為逆向工程或反向工程(reverse engineering),一直有不同的工具來研究還原源代碼。這裡想介紹一下其它拆的領域。 有一位在電子和電腦硬體界赫赫有名的黑客Andrew “bunnie” Huang是此中的佼佼者。此子1992年起在麻省理工學院(MIT)就讀,十年後拿到電機系博士學位畢業,但一直不務正業,搞到自己在MIT當學生時,MIT就發信宣布學校拒絕承認和他所做的項目有任何關聯(主要是怕有法律責任,相信學校對他個人還是相當欣賞的)。他最出名的幾次戰績包括: 1) 把Xbox改裝成一部電腦(2003年就寫出這麼一本書,有的人現在特地去買舊Xbox來學習這本書的知識); 2) 調查Kingston的大批MicroSD次品事件; 3) […]

【RP筆記7】 RP0W: 循環播放的數碼相架

臨時需求,要用一個能循環播放照片的數碼相片架,看了看市場上的產品,真是價錢又貴、尺寸又小、容量又少。把心一橫,用Raspberry Pi Zero Wifi (RP0W)做一個專門循環播放相片的應用吧。如果用品齊備,從下載映像燒製到調整設定兩個小時搞定。做好後你可以把它連到家裡已有的20寸的電腦顯示屏上或40寸的大電視上,只要帶有HDMI插口的都可以看。有的電視有兩個HDMI插口,用電視遙控器控制看哪個插口的視頻來源更方便,如果沒有HDMI插口,也可以買適當的轉換器或轉換線來配。 這種應用在任何電腦上都能做,挑選RP0W是因為它又便宜又小又無噪音。其實你現在到超級市場、地鐵站、或商場時,可以看到很多廣告顯示屏展示硬照(固定硬照或硬照循環),仔細觀察其背後連接的相片來源都是接到Raspberry Pi,BeagleBone Black,或Banana Pi這一類便宜的微型小電腦上,把成本壓到最低,花費主要都在顯示屏上。廣告顯示屏就是大型的電腦或電視屏幕,只是在適當的OS上運行一個簡單的幻灯播放軟件而已。 所需用品: […]

二十一歲女孩寫的回憶錄

在香港機場離港層的中華書局瀏覽,看到兩位脫北女孩的書:朴研美的《為了活下去》和李晛瑞的《擁有七個名字的女孩》。我以前曾看過這兩位女孩的演講和紀錄片,卻並不知道她們出逃的細節,出於對她們促進北韓人權的事業的尊重,我願以微薄的書款支持,就把兩本書都買下來了。這兩本在大陸應該都是禁書,現在香港出書的政治環境也很嚴酷,所以這兩本中文翻譯版都是台灣出的。前兩天終於騰出時間來把兩本書都讀完了,算是真正知道她們的經歷。她們的事蹟值得向世人傳頌。 北韓人出逃的大環境是飢荒:蘇聯和東歐的共產黨在九十年代初相繼垮台後,提供給金家王朝這社會主義烏托邦的供養就少了,然後加上天災大雨氾濫,這就造成了大飢荒。很多國家(出資最多的是南韓、中國大陸、和美國)知道北韓的大饑荒後都有捐助糧食( 維基百科 ),但由於“先軍思想”的作祟,大部分糧食都分發給軍人和黨的高層官員。結果從1995年就開始年年有飢荒,外界估計餓死的人由幾十萬至幾百萬不等,沒有人知道準確數字。北韓人不能向南逃到南韓是因為在三八線上北韓的防守非常嚴密,大部分只能向北逃到中國,再偷渡經其它國家逃往南韓。中國為什麼一直致力抓捕遣送這些人回北韓?在2012年以前,中國官方可能與北韓有約定,一直對外說這些是經濟移民,而非難民,所以一律遣返。在2012年以後,中國的做法飄忽不定,有幾次放行脫北者給南韓政府;也有矛盾的政策:有在邊境加高河壩,更換鐵絲網,對資助及收留脫北者的中國百姓罰款,以及押送脫北者回朝鮮換取贖金等報導。 十七歲因好奇心出逃卻因制度問題無法回國的李晛瑞的遭遇萬中無一:她在中國有親戚,有長時間可以閉門學習中文,所以雖然處處遇驚險,卻處處有神助,還買到別人為了籌醫療費賣出的真身份證來在中國正常生活。但到南韓後她幫忙設計母親和弟弟的出逃真是非常緊張,最後遇到貴人無償地出了幾千美元幫助她。(李晛瑞登上TED演講後,澳洲報紙幫她找到了當年的恩人)。李晛瑞的書,字裡行間不經意處,你能看出慈悲、勇氣、和承擔等這些人性的光輝,很值得買來看,但其過程並不典型,而她的書也比朴研美的書早一年出的,可能很多人都看過,所以我不在這裡再詳細介紹了。 下面就著重介紹朴研美寫的自傳《為了活下去》吧 (譯自英文版的 Yeonmi Park: In […]

亨丁頓舞蹈症

12月19日看到一則新聞: 研究人員經過十多年的努力,針對亨丁頓舞蹈症發展出一種實驗性的新藥。亨丁頓舞蹈症是甚麼病?請容我講個故事,一個真實的故事。 伍迪.蓋瑟瑞( Woody Guthrie,全名是 Woodrow Wilson Guthrie ,圖1 ),是一位美國歌星,生於 1912 […]

回港遊記

回到香港十天左右,與老朋友見了面。在港島老區重遊了當年生活和上學的路線後,我又被帶到將軍澳,看了那裡的商場、公共圖書館、香港單車館、海濱長廊等,晚上再吃頓長飯,聊了很多東西。 隔天與剛剛退休的舅父(上文裡提到過他)也聯絡上,我向舅父提出想在這一星期左右的時間裡看看香港的全貌。於是由舅父當導遊,帶我到處亂逛。走過元朗、天水圍、深水埗、塘坊村、流浮山、數碼港、屏山鄧氏宗祠、香港懲教博物館、維園、中央圖書館、天水圍圖書館、美荷樓、東涌、梅窩、昂坪(圖00a)、跑馬地(圖00b)、沙田馬場(圖00c)、沙田文化博物館、尖東(看隔岸夜景)、尖東藝術館、中環(圖00f)、世界最長扶手電梯(圖00e)、西貢;坐過的士、巴士、電車、地鐵、輕鐵、馬鐵、東鐵、和西鐵、和大嶼山渡輪,繞經肖箕灣、北角、銅鑼灣、香港仔、淺水灣、深水灣、赤柱、汀九、荃灣。順便也去了澳門一趟。   多日在外行走路上,有很多見聞可以分享: 1. 兌換港元:沒到港時就從朋友處得知在香港的銀行和兌換店換錢的區別,來到後先在機場的銀行兌換了兩百美元,再買了SIM卡用,到港島後第二天早早來到網上搜索到的最高兌換率口碑、位於中環的“百年兌換店”,以7.8兌換率換了一千八百美金;網上說“百年”總要排隊,於是我開門前半個多小時到,佔龍頭第一位;朕頓時龍心大悅,悠閒地站著翻看路上到手的兩份免費報紙等開門。兌換完搭電梯下樓來才發現不僅樓上在排隊,樓下電梯前也有人在列隊排這兌換店的隊,上下加起來共二十幾人在排隊,人還不斷在加入,太誇張了。後來當日在銅鑼灣灣仔路邊看沒人排隊的兌換店,兌換率僅僅是7.6而已,難怪!至於機場銀行就更別說了,說是沒手續費,但後來算下兌換率竟然是7.0那麼低。 2. 凹凸紋引路徑: 在深水埗,發現有“凹凸紋引路徑”方便盲人行走不出偏,在地鐵站內和馬路行人道上都有,但可惜在地鐵出到馬路的樓梯階梯間沒有,所以看到一個盲人在樓梯間緩慢地拄著盲人棍試探地珊珊而行。我的鞋踩上去這些路徑時,腳板的確感覺到凹凸不平,真有用。雖然網上還看到凹凸紋引路徑某些方面有缺陷被投訴,但畢竟這是一種善心的設施值得一贊。 3. […]

帶長者去遊車河

母親不良於行後,一直呆在家裡,除了看醫生外足不出門。我突生一念,想去帶她跨州遊車河(台灣大陸一般稱其為自駕游),目標是遊覽美國各處的國家公園,盡量不用下車,就在車裡坐著看壯麗的山河。於是,計劃了幾個月後,2016年的暑假,我花了十來天,在路上與她同行。 事先,我對她保密行程。其實即使說了她可能也不會明白,因為她在姐姐家住,沒有這麼玩過,也不認識這些名勝。所以她一直以為是在所住的城市附近兜兜,可以回家做飯,我也不詳細解釋,準備讓她驚喜一下。 美國地大物博,沒有車很不方便,如果不是在市區,去多幾個地方會費時又浪費錢,找計程車出行一天會比租車還貴。所以來到不是所居城市時,大部分人第一件事就會是租車。租車業發達大眾化後,租車價錢就被壓得很低。我這幾年還發展了一種興趣,每次租車喜歡租不同型號的車,這樣既實用又深入試車,以後搞不好我下一輪車就買這型號了。 我租了一架運動型多用途車(SUV)。如果人不多的話,SUV是遊覽國家公園時的最佳選擇:國家公園有些路面有坑窪,愛冒險進山裡開小路的話很好用,甚至有某些地方要涉水而過,SUV車底比較高正合適(我這句話像不像廣告,哈哈)。這次是我第二次租SUV類型的車,上一次是租了一輛Jeep牌子的車,也是主要逛國家公園。租的時候很喜歡,開了幾千英哩後,發現有一個換檔設計不合理很危險,事後回想害怕起來。後來果然傳出Jeep牌的車子被廠商召回修改,看報導好像就是有關的設計。這次我租的是一輛豐田帶天窗的RAV (圖1)。車是自動但是有手排檔的設計,人工換檔很簡單不用踩檔,走上下坡陡路或崎嶇路轉方向時非常方便(筆者按:長距離下坡必須用低檔:如果不懂為甚麼的話請千萬不要開車去國家公園,會有危險,那些公園裡這種路很多,這種路我一發現附近車輛不用低檔降速就嚇得躲開遠遠的)。回來後和一個天天開SUV上班的同事說:這次之後才知道SUV操作的優越性,不是一般轎車(sedan)或休旅車(minivan)可比,他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得意地點頭說是。 上路後,母親當然是一路和我聊天,她很喜歡這樣長時間一起坐著說話的感覺,這次是比以前更長更單獨的相處。去到各個國家公園後,看到美景時我們都會靜下來欣賞風景。如果可以的話,我都會帶她下來在車附近照個相。如果開車的路途遠,我每三四個小時就停車上個廁所、吃飯、或加油等,讓母親下來走動一下活動活動手腳。 計劃是一路吃餐館,住旅館。我一般是今天入住這旅館後,再根據明天行程上網找下一家旅館。有時候不確定明天遊覽所花的時間時,會抄下兩三家不同遠近的旅館,開到適當時候再打電話訂房。時間不夠了就少上幾個景點,這樣安排沒有壓力,也是我多年長途旅行後養成的習慣。 小時候看卡通,看到有一種鳥很特別,一直以為不是真的只是卡通裡的角色,就是在沙漠化的公路邊跑得很快卻不飛的奇鳥,我這次在美國中南部穿越州際公路時居然看到了真身。真的是跑得很快,我親眼看著一隻橫穿公路跑過去,既撞不到它,也沒有時間把它拍照下來,嗖的一下就跑過去了。到旅館後搜索,發現它就叫Roadrunner (圖2)(我暈,現在為了寫博客又搜了搜那卡通,卡通名就叫 “Wile […]

社交網站點滴 – 回應 ”沒有數碼足跡的男朋友“

lofan888 這篇有太多的觀點有所共鳴。然後我想接著討論一些觀點和延伸話題: 知道有相當數量的人因為不符合社交網站的規定(如被發現用假ID、登了篇不符合要求的文章或圖,被人惡意投訴等等)而被取消帳號,痛苦地發現多年的文章、圖片、甚至社交關係一日之間消失無踪。帳號有的是私用的,有的是工作用的。 有人甚至為了回去Facebook帳號,改了自己的法律名字來符合Facebook網站的名字,結果也回不去Facebook(不知新聞報導後結果如何,但這種行為真是可悲 – 註1)。 最近還有報導說,人死後,如沒有指定親人接管,所有內容將屬網站所有,親人用其死亡證也無法領取。請問你看過有多少網站有這樣的選項? 也許我們可以反思一下,社交網站的特徵:剛開始是免費讓人上載文章、圖片、視頻等資料讓人方便分享,並讓帳號之間建立聯繫,點贊表示欣賞,最後是即時通知帳號相互的更新訊息。 不要輕視這小小幾點的力量,我讀過專門做社交網站的設計書,所有這些小設計就是針對要讓人回頭查帳號的,上的多了,你就上癮成習慣了。一旦你上癮了,你就不輕易到其它網站去了。這就可以理解譬如Google+搞不過Facebook:因為Google+出晚了。另一方面,Google、Facebook,推特先是被大陸和諧封鎖了,然後中國人上慣百度、人人網、微博後就不輕易轉到國外的類似網站了,除非有人覺得文字自由比關係網和歷史來得更重要,千方百計翻牆上,普通人還做不到。 社交網站還有個特徵是上載極度容易,下載存檔極度困難或隱藏在某個小角落,也從不提醒人要下載存檔,所以很少有人會想起下載這事。在網站偶然當機時人們才暴跳如雷。結果現在社交網站當機也成大新聞了。 […]

砌水泥

這個暑假花了幾個週末在後院砌水泥。 能用鋪路磚,又何必砌水泥?這個看法要解釋一下。我們以前一直都是只用磚,但幾年下來,發現,磚與磚之間雖然有沙,落葉會在磚縫間累積成肥料,螞蟻及其它小蟲也很多,專門在磚縫之間開拓小路。最後磚縫間長滿了雜草,草根向下伸到土裡汲取養分,長得太高還要除草。如果現在底部先用水泥填了,再想辦法在磚縫間塞滿特殊填料,我想大部分問題就解決了。 老實講,砌水泥這種工作前幾年也做過出力的幫工,但從未挑頭做過,以前經過工地看兩眼也沒看出個所謂來。今年沒動工前我是戰戰兢兢,不知會搞出甚麼樣子,砌太醜了又怎麼辦?有點擔心。這次連續在後院的三個地方砌了四次水泥,總算有了些心得。 在工具店能買到一袋袋的水泥類產品有很多種,如果不確定自己要用哪一種,可以從最粗的工作做起,就能學到取捨,做錯了也能補救。我們最初是要用水泥填滿一個凹槽,後來又決定在上面鋪大方磚(圖一)。這是太好的學習條件了:下面鋪成甚麼樣子也沒人看到,哈哈!   最先買的是袋裝混凝土拌合料(concrete mix)。這是最簡單的原料,因為一切都已經混合好了,加水攪拌就行。拌合料包括甚麼呢?一定比例的水泥、沙粒、小石頭。(圖二) 加多少水攪拌?因為初做不熟,我是拿一定分量的拌料加水攪拌,太濃則再加,太稀則再加拌料,最後發現最多加一半體積的水就夠了。有時攪拌後停太久拌料變乾,又要再加水攪拌。加水的方法是先把拌料堆成一個火山似的,然後在“火山口”倒水,一倒完水,水就可能流下“山”,這時就要不斷從“山下”把拌料翻上來到“火山口”沾水。如果水少了,再做個“火山口”,再往“火山口”倒水就可,直到拌料全部濕透,符合粘度。 沒有運泥車,我們這種業餘的水泥工只好人工攪拌。攪拌是個重體力勞動。每次砌水泥後的幾個晚上,全身酸痛,尤其是手和臂。砌完水泥後發現,回到公司上班打電腦其實真是一種享受。 砌水泥也有技術。把拌料撥到適當位置後,表面露出石頭處會凹凸不平,要用砌磚刀不斷地把水泥抹平。其實就是抹得讓小石塊沉下去,這樣表面就剩下平平的一層了。水泥還可以用木板隔開,這樣又直又可以隨時抽離木板。我們在第二次砌水泥時用磚頭隔開,結果乾了後磚頭就黏到水泥上抽不走了。 […]

包桃記

八月即將結束,我一年間最繁忙的暑假也熬到頭了。以下幾篇約莫會介紹一下這兩個月做了些什麼。 前院種了兩棵桃樹。近年都長出了桃子。往年是任由它們自由生長,摘下的桃子都有很多蟲咬或鳥啄過的痕跡,切開後還有蟲子。切去蟲子佔據的果肉後,剩下的煮一煮就放入一個個玻璃瓶做糖水桃罐,或凍成桃子雪條冰棍。(圖一、圖二、圖三)     怎麼解決蟲子的侵襲?有朋友告訴我,可以打蟲藥,但蟲藥要每星期打,不然無效,而且打的藥可能對人體不安全。所以一直沒有啟動這種解決方案。另外,鳥對桃的騷擾也是一個難題。圖四分別可以看到被蟲叮過的桃子,和帶鳥爪痕的桃子。 今年五月,我從網上查到有人用包裝午餐的Zipper透明膠袋,包上果子,可以解決蟲子的問題,適合的果子起碼有蘋果、桃、和梨。 Zipper袋很便宜,5美元一盒,買了兩盒,每盒300個袋子。包桃前還要把兩個角剪去,這樣可以透氣和讓雨水流走。然後六月份就爬梯包桃,記得那是個炎熱的一天,沒上梯子前在地上伸手包桃時滿身是汗,上梯後,人被樹葉包圍,涼風習習,只覺得瞬間被降溫十幾度C,深深體會到葉子吸收太陽能的能力。(圖五) 包果子的同時,看到已經被蟲或鳥攻擊過的醜桃子就摘掉吧,否則佔據養分,又沒有多少果肉供食用。結果兩顆樹共包了約四百只桃,摘下的小醜桃子也有一兩百只,扔到後院松鼠和鹿都搶來吃。 八月,桃熟收成。天天有桃掉落地。每隔幾天就爬梯摘桃。這次切桃再也不見蟲子,而且也不見鳥啄的痕跡,估計是鳥被閃亮亮的膠袋嚇住了,而大部分蟲是爬來爬去找不到那兩個缺角咬不到果子。完胜! 從中挑出漂亮的桃子送給鄰居和同事約一百幾十個後,我家依然是桃大軍氾濫:冰箱,水果盤,紙盒,到處都是桃子。老婆下令,在吃完生桃之前,不許再買任何水果。這指令估計要持續一兩個月。(圖六) […]

後院訪客

不知名的鳥、不知名的鼠類、和松鼠。 沒有照到的還有小狐狸、水獺、烏鴉、和各種各樣的鳥。 試過手機相機的照片效果實在是不敢恭維,以上全是用單鏡反光數碼相機Canon EOS10D加75-300長鏡頭拍的。